账号登录

登录账号即代表您已阅读过、了解并接受《蒹葭中文网用户服务协议》《隐私保护政策》

登录

注册账号忘记密码

注册“蒹葭中文网”会员

注册账号即代表您已阅读过、了解并接受《蒹葭中文网用户服务协议》《隐私保护政策》

注册

第六章 地府阴差

等到叶辰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那两头狼猿也不知了去处。

叶辰茫然的站起了身,先是查看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好如初之后,他知道应该是狼猿救了自己。

只不过此处已经不是先前自己昏迷时的地方了,这里是一处地洞,顺着这条地洞往前走了许久之,忽然发现前方的不远处透出了一丝昏暗的光亮。

叶辰赶紧上前,等到了近前,发现原来那是地洞的出口,而外面就是自己来时的那片沙漠。

回头看着那条地洞,叶辰心里感慨万千,自己当初为了金钱来到这里,本想着发一笔横财,可结果没想到最后连性命都丢在了这里。

然而事到如今,时光不能倒流,这一切也都可以说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现如今成了鬼,家肯定是回不去了,叶辰一时间有些惆怅,自己该去哪里呢?又有哪里是一只鬼能去的呢?

地府?拉倒吧,从小到大叶辰都知道,地府那地方去不得,那里是受罚的地方。

甭管你生前有多么位高权重富可敌国,可到了阴曹地府,那地府判官把账本一翻,到时候是该下油锅啊还是上刀山啊,那都是麻溜的一条龙服务,谁都躲不了。

叶辰自问自己没做过什么坏事,可平时杀个鸡了宰条鱼了之类的事也没少干。

这要是搁在以前,那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鸡鸭鱼肉本来就是让人吃的嘛。

可结果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转眼的时间自己也成了死鬼了,这个时候就要考虑,以前自己听说过的那些关于阴曹地府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听说只要是杀鸡宰鱼屠羊,那也算是犯了杀戒,而且还要吃了它们,那就等于是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到时候进了阴曹地府,那可是要被灌粪汤的。

叶辰小时候听一个老一辈的人讲过,凡是人活着的时候贪图口腹之欲的,等到将来被黑白无常抓到地府之后,全部都得背,泡在粪坑里,而且还得是头朝下。

我的个天呐,那一幕简直不敢想象啊。

叶辰一想到自己要倒栽葱的被泡在粪池里,直接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要不是他现在是只鬼,简直能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带着种种的思绪,叶辰还是打算先离开这里,毕竟自己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待着吧?

夜晚的沙漠十分平静,不时的还能听到沙漠里的一些小虫子的爬行的声音。

叶辰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心里琢磨着要不然还是回去老家算了,虽然哪里穷乡僻壤,但好歹也算是有山有水,总比在这沙漠里强的多吧?

打定主意之后,叶辰便调整了一下方向,朝着东南那边走去。

也是这个时候,叶辰才明白,其实鬼跟人差不了多少,反正要去什么地方的话,也是得一步一步的走,只不过感觉却要轻的许多。

比如说普通人一步能走一米五左右,而现在成了鬼的叶辰,一步却可以跨出两三米的距离,而且还毫不费力。要是有一阵风刮过来的话,他还能跑的更远。

黎明拂晓,叶辰只感觉浑身烧灼,好像用烈火在烤自己,他明白,自己得找个地方避避白天的太阳了。

白天无话,等到了晚上,叶辰刚动身没走多远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有两个模糊的人影正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看他们走路的样子慢悠悠的,但速度却是很快,刚看见时那两个人影离自己大约还有几百米呢,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叶辰的跟前。

这俩人一人黑衣一人白衣,浑身上下一尘不染,俩人身形一致,都是细高个的精瘦体型。

而且即便是到了跟前,叶辰惊讶的发现,站在他面前的这俩人只能模糊的看到五官,但就是瞧不清晰他们样子。

这种情况前所未见,一时间让叶辰心中惶然不已。

“莫非……是地府里的阴差?”

叶辰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对方真的是地府阴差的话,那自己岂不是等于耗子碰见了猫?

“地府阴差巡游此地,见你孤魂在此游荡,因此前来查问。

你是哪里人氏?为何会身死此地?”黑衣阴差问道。

叶辰习惯性的挠了挠后脑勺,心里琢磨着自己该怎么叙说此事,然而那白衣阴差脾气火爆,只看叶辰犹豫,顿时一声大喝。

“为何犹豫!还不速速回话!”

叶辰吓得一个激灵,立马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只不过却是将狼猿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那白衣阴差一抬左手,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本册子,只见他伸手翻了几页,便停了下来仔细的查看着。

过了片刻之后,那白衣阴差眼神漠然的扭头对黑衣阴差说到。

“贪财枉死之人,宜押往枉死城!”

黑衣阴差点点头,接着伸手一招,一条锁链便直接套在叶辰的脖颈上。

那锁链通体乌黑,有大拇指粗细,被套上之后,叶辰没来得及只觉得浑身一僵,紧接着身体沉重无比仿佛背负几百斤的重物。

“两位阴差大哥,我…我觉得我用不着被押往枉死城吧?”

“休要多嘴,走。”

那黑衣阴差的脾气倒是平和,不过下手可是一点不留情,只见他一拽锁链,差点将叶辰拖倒在地。

叶辰心里惊慌,奈何又挣脱不了铁链,一时间心中悲苦凄凉不已。

为什么叶辰会这样?还不是平时里听的传闻多了,说什么进了枉死城就等于是灰飞烟灭了,里面各种凶魂恶鬼互相吞噬了,进了枉死城就等于是断了轮回,永世不得超生了,等等之类的,反正听着是惊悚无比。

于是叶辰欲哭无泪啊,心说我平时也就是吃肉喝酒,偶尔与流离失所的无助女孩谈个一次性恋爱啊什么的,至于其他的,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难道就因为这一次的贪财,自己就要永世不得超生了?

不至于吧!

“你们还讲不讲理!凭什么要送我去枉死城!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就要让我永世不得超生!”

越来越觉得冤屈,叶辰心里一横,直接停下了身形,那前面的黑衣阴差感觉锁链有异,便回头看去,直接就看到了叶辰那一脸悲怒,恨不得鱼死网破的表情。

“你要作甚!”黑衣阴差出口喝问到。

而那白衣阴差更是暴怒,一挥手,凭空幻化出一条长鞭,朝着叶辰就抽了过来。

“啪”的一声,那鞭子直接抽到了叶辰的胸膛,顿时让他的身体一阵扭曲,仿佛被揉乱的纱布一样。

疼痛在灵魂深处乍起,叶辰眼睛猛地瞪圆,心中怒气却是再也按耐不住!

“欺人太甚!”

既然对方如此不讲道理,那大不了自己就拼个鱼死网破!反正去了枉死城也是永世不得超生,而且还要遭受无尽的痛苦折磨,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与这两个阴差拼个你死我活,大不了自己就落个魂飞魄散又如何!

心意一定,叶辰顿时不顾疼痛,双手扯住脖子上的锁链,使出浑身的力气一拉,竟是直接将那个黑衣阴差,给生生朝着自己拽了过来!

那黑衣阴差惊疑不定,要知道,这锁链可不是凡物,乃是用玄冰神铁打造而成,本身对魂魄有着绝对的压制效果。

魂体被锁链套上之后,再加上自己的修为,就算是那些修为过一甲子岁月的恶鬼,也别想妄动分毫!

而如今,自己竟然被一只初生的小鬼,利用这玄冰神铁打造的锁链给反击了!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这还是初生的新鬼吗?这恐怕比那些修为过百年恶鬼还要强悍吧!

这黑衣阴差心中惊涛骇浪,恍惚之间,竟然忘了再次擒拿叶辰。

而叶辰也趁着这个机会,用尽力气想要将脖子上的锁链给取下来,可结果发现,那锁链纹丝不动,而且还有收紧的迹象!

“找死!”

那白衣阴差怒喝一声,挥起手中的抽魂鞭用力一甩,那鞭尾直接缠住了叶辰的脖子,然后那阴差用力一抖,叶辰直接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力道可不轻,直让叶辰头晕眼花,就连身体都开始恍惚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烟消云散。

“竖子竟然敢反抗!”白衣阴差惊怒交加,却意外的没有再次出手,只是又取出了一副手链,抬手一甩,那手链直接落在了叶辰的双手手腕,将两只手牢牢锁住。

那黑衣阴差此时也缓过神来,饶有深意的打量着叶辰。

“千年难得一见的灵鬼?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怪不得你的命谱上……呃,咳咳。”

黑衣阴差止住了自己要说的话,叶辰心里奇怪,不过此时他浑身剧痛,早已顾不了别的了,只感觉自己是不是马上就要再死一次了?

“小子,我且问你,你为何拼死反抗?难道不知道这样只会让你魂飞魄散吗!”

黑衣阴差奇怪的问道。

叶辰冷哼一声“哼!难道我去了枉死城,不还是一样的下场吗?!天天遭受凌辱酷刑,而且永世不得超生,干脆还不如你们直接在这里杀了我呢,省得小爷我到了那里遭罪!”

白衣阴差出口怒斥“一派胡言!那城中多是像你这样的冤魂,他们都是各种原因,在寿命未尽之前便死亡之人,故而那城称为枉死城。

至于你是酷刑加身,还是安心等待轮回,都要经过判官审判才可知晓。

岂会如你所说,不问青红皂白便私自施刑?难道地府没有王法了吗!”

呃………。

叶辰有些发愣,是这样吗?怎么和自己听到的传闻不一样啊?

“你说的是真的?不会是骗我的吧?”叶辰狐疑。

“呵呵”黑衣阴差一阵轻笑,“我们与你又不熟,为何要与你开玩笑作乐?难道能增加修为吗?”

叶辰发窘,感情是自己莽撞了啊?想想吧也是,自己那些听闻都是道听途说而已,没有真凭实据的。

叶辰忍着疼痛,起身跟两位阴差道歉,谢他们刚才手下留情,没有直接让自己灰飞烟灭。

“哼!幸亏你遇到的是我们兄弟二人,如若遇到的是牛头马面两位首领,恐怕你此时早就化作飞灰了!”白衣阴差恶狠狠的说道。

“是是是,领导教训的是,怪我怪我!”叶辰心里暗自虚惊不已。

幸亏自己遇到的阴差心好善良,这要真的跟那白衣阴差说的,自己遇到的是凶狠的牛头马面,那岂不是直接死翘翘了。

要知道,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放在阳间的话都已经可以算作是袭警了,那要是遇见一个嫉恶如仇的警察,可不得当场就得击毙嘛!

误会解除之后,叶辰乖乖的跟着两名阴差朝着枉死城走去。

本来经过刚才的事情,叶辰还以为这两名阴差是那种比较随和的鬼差呢,结果发现人家只是有点善心而已,至于脾气可真的是不怎么滴。

既然如此,叶辰也不再开口说话,其实也是,人家见过的孤魂野鬼何其之多,如果对每个羁押的新鬼都有问必答,那还不把他们累死啊。

由于有阴差带领,他们的速度很快,叶辰感觉差不多都有汽车的一百迈了。

看来自己速度慢只是修为低的缘故啊,只要道行高深之后,恐怕真的可以一步跃高山一步跨江河。

不知赶了多久的路,他们三个来到了一处庙宇,叶辰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一处土地庙。

“我们来土地庙干什么?”叶辰好奇的问道。

“休要多嘴,否则小心鞭刑加身!”白衣阴差冷喝道。

叶辰一缩脖子,好家伙,自己说什么了吗?不就是问一下来土地庙干什么嘛,这应该不是什么泄露天机的事情吧。

“拜见土地神,我等拘押新魂前往枉死城,望上神下令开路。”

看着黑衣阴差恭敬的模样,叶辰不由得惊诧不已。

电视剧里的土地神不都是一些官居末位的小神仙嘛,可自己看着黑衣阴差的模样,怎么感觉这土地神十分的位高权重呢?
『→『最新热门小说,尽在 蒹葭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本章内容由网友上传
第六章 地府阴差阅读到 8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