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继续打击报复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百四十五章 继续打击报复


        第五百四十五章 继续打击报复



    白泽看着曾如璟这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愈发庆幸自己昨晚快准狠的反击了,不然曾如璟还要跟着受煎熬。



    很好地掩饰住了自己心里那些复杂的情绪,他又轻声对曾如璟说着,“陆总跟乔妤真是够义气,改天我们一起请他们吃饭吧。”



    曾如璟睁开眼,心情已经彻底平复了下来,“好。”



    陆南城跟乔妤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他们肯定要请吃饭。



    白泽又继续邀请着她,“既然这件棘手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学姐你也赶紧多吃点,不然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曾如璟看着面前吃了一半的早餐,没再说什么低头吃饭。



    其实她早上并没有吃这么多早餐的习惯,常年忙碌的生活让她几乎每天早晨就吃几片面包垫一垫而已。即便是以前跟宋伟还在婚姻里的时候,她也因为工作太忙根本没时间准备早餐,不过她还是尽量地会在晚上早点赶回去精心准备两人的晚餐,虽然宋伟每次都说有应酬回去吃的次数有限。



    细想一下跟宋伟在一起的这些年,她最初的工作是小助理,后来凭借自己的拼搏和努力成了经纪人开始带艺人,演艺圈艺人们的生活是众所周知的忙碌,她是新人经纪人,分给她的艺人也都是新人,她跟艺人双方都想出好成绩,所以心思放在事业上就更多了。



    跟传统的家庭女性相比,她属于顾家顾的少的那一种。



    所以后来得知宋伟劈腿她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也表示理解。



    宋伟是事业有成的男人,更期望身边能有个温柔如水般知冷知热的女人,他们的婚姻能走到这一步,她也有错。



    所以,当初她没有选择闹而是速战速决选择了离婚。



    只是她没想到宋伟不愿离婚,说他对她还有感情,可是对她来说这桩婚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也是一个笑话,自己的丈夫劈腿自己的闺蜜还说对她依然有感情,不是笑话是什么?



    她不知道那两人是怎么想的,或许以为在东窗事发之后大家依旧可以保持原来的和平关系吧。不知道是他们三观不正呢,还是他们觉得她三观不正到可以继续接受这种关系。



    因为执意离婚,宋伟恼羞成怒开始对她打击报复,再然后就是她一步一步艰难走到现在。



    曾如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就回忆了一遍自己跟宋伟的婚姻,或许是白泽的厨艺又提醒了她,她不是个好女人不是个好妻子吧。



    对面的白泽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不过却是什么都没说。



    他也在考虑一些别的事情,这件事虽然看起来随着卫红被瓦解了而宣告结束,可白泽想弄清楚那个设计了这个局让曾如璟跳进去的人是谁,他有种直觉会是她那个前夫,要么就是那个前闺蜜。



    他上次已经警告过那两人了,没想到他们俩还敢这样不消停。



    是不是真的觉得他只会嘴上说说,亦或者是他们觉得偷偷摸摸藏在背后谋划这一切他就察觉不到了?



    早饭之后曾如璟起身想收拾碗筷,结果白泽勤快又迅速地收拾了起来,“我来做就好。”



    这毕竟是自己家,曾如璟是个主人,怎么好让人家又做饭又洗碗,于是连忙推辞着,“我来洗吧。”



    然后又说着,“早饭吃完了,卫红这件事也解决了,你先回家吧。”



    曾如璟开始撵人了,昨晚他是因为害怕所以蹭到了她这里来,现在卫红被处理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了,继续待在她这里的话不好,毕竟孤男寡女的。



    白泽将碗筷放到洗手盆李,就当没听到曾如璟撵人的话,“那学姐你来洗碗吧,我去帮你把卫生间的灯修一下,刚刚洗刷的时候看到灯光有些暗,好像里面有跟灯管不亮了。”



    曾如璟,“……”



    这孩子怎么这样眼尖?竟然看出她卫生间的灯坏了,其实已经坏了好几天了,但是她一直没时间去找人修。



    还没等说什么呢,他人已经转身走了出去,“你家的工具箱在哪儿?”



    他这样热情曾如璟都不好意思再拒绝了,她想着反正她也要找人修既然他能帮忙那就让他帮忙好了,昨晚他都在她这里蹭了一晚上了,帮忙修个灯当还人情好了。



    心里边这样自我安慰着边去找了工具箱给他,其实曾如璟一个女人家里根本不会备这些,这个工具箱还是房东留下的。



    找了工具箱出来曾如璟就去厨房洗碗了,白泽则是在卫生间修灯。



    小小的公寓里传来流水洗碗的声音,也传来男孩修灯悉悉率率的声音,似有如水的温清在整个房间里流淌。



    等曾如璟洗好碗筷的时候白泽也从凳子上下来了,看到曾如璟走过来冲他灿然一笑,“修好了,有根灯管接触松了。”



    曾如璟连忙道谢,“谢谢。”



    白泽将工具递到她手里的时候又说着,“不过你这些灯管都老化了,以后肯定还会出问题,回头我去建材市场帮你再买些新的,家里所有等都换了好了。”



    曾如璟抿唇看了他一眼,淡淡拒绝,“以后再说吧。”



    然后又说着,“手都脏了,你洗洗吧。”



    曾如璟说完就拿了工具去收回工具箱了,白泽洗完手出来之后发现自己确实没法继续留下来了,只好依依不舍地告辞。



    曾如璟就当没看到他眼底的留恋,礼貌跟他说了再见之后就将他给关在了门外。



    白泽微微叹了口气,迈步下楼。



    刚走到楼下呢,就见一个中介模样的人带着两个人从其中一户里走了出来,出来之后那中介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不停地跟那两人说这个房子有多好,价钱有多合理让两人尽快定下来,还说什么好房不等人。



    然而直到走到楼梯口那两人都没有做出决定来,而且似乎不太想租的意思。



    那中介一脸郁闷地送走了那两人之后就掏出烟来开始抽,一直跟在他们后面听了他们一路谈话的白泽却是乐了,这是不是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正想着要找个中介给自己介绍套房子他也搬到这个小区来,方便自己接近曾如璟呢,结果就白白捡了一个现成的房源?



    曾如璟家的户型他看过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套一小公寓,不过采光各方面都挺好的,对白泽来说他现在要的不是居住环境多好,而是只要能离曾如璟近就好了,现在这个房子在曾如璟家的正楼下,他租下来简直最合适不过了。



    做了这样的决定之后当下就上前跟那中介攀谈了起来,说明了自己想租那套房子的心意。



    那中介的表情一开始简直像被雷劈了一样,懵懵看了白泽半天。



    他完全不想到啊,口干舌燥地说了半天那俩人没租,结果这个男孩自己主动跑过来说要租,感觉跟天上掉了个馅饼下来似的。



    白泽又笑盈盈地看着他说了一遍自己的心意,那中介总算反应过来了,第一件事是先连忙把自己手中的烟卷在旁边的垃圾箱掐灭,回来之后拿出自己专业的精神来回着白泽,“既然你刚刚也都听到了我们的谈话,那价钱之类的我也不跟你多解释什么了,你诚心想租的话我也诚心对你,我们先去看看房子。”



    “可以。”白泽点头应了下来。



    其实户型什么的他都清楚了,而且刚刚听那中介的介绍这个房子里面的装修和家居也都很不错,不过看房终究也是必要的,两人于是就重新返回了楼里。



    看过之后白泽对整个房子很是满意,当场就付了中介定金。



    那中介乐的嘴都合不上了,“回头我给你打印一份租房合同,到时候我们签一下你就可以正式搬进来了。”



    哼,刚刚那两个人还不租?现在他们想租也没得租了。



    白泽弄好租房子的事情之后就直接打车离开了,回他自己的公寓。



    其实他在南城有很多套房产,有几套普通的公寓,也有几处黄金地段的别墅,不过他一直以来都住在大学附近的普通公寓里,面积不大布置也很简单。



    白泽回去之后洗了个澡,然后便拿出手机来给宋伟打了个电话。



    当然,语气很是不善,宋伟接起电话来在那端略微迟疑地问着,“有事?”



    白泽冷笑了一声,“当然有事,不知道宋先生最近有没有跟卫红有什么接触?”



    宋伟倒是很干脆地否认了,“没有,我跟她又不是一个行业的,接触她干什么?”



    宋伟的语气听起来倒是不像有所隐瞒的样子,白泽幽幽叹了一口气,“那就麻烦宋先生转告一下家里的那位,她既然有勇气去招惹如璟,那就应该能承受住相应的代价。”



    既然不是宋伟,那肯定就是那位前闺蜜了。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那位前闺蜜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的意思。



    白泽之所以笃定不是别的曾如璟在行业内的竞争对手,是因为随着乔荞宣布了跟纪杭领证结婚,曾如璟这位经纪人也跟着沾了不少光,大家都知道给曾如璟使绊子就等于给乔荞使绊子了,所以几乎没有人傻到去跟乔荞背后的纪家为敌。



    但是那位前闺蜜就不一样了,她动曾如璟是私事,涉及不到工作所以也关系不到乔荞那儿。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shuku.xy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