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伐清1719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武昌!武昌!

伐清1719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伐清1719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七十六章 武昌!武昌!

    咸宁县,清军大营。

    傅尔丹骑在马上,看着远方已经化成一片火海的村落,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的微笑。

    一大群清军成群结队从废墟里跑了出来,他们人人身上挂满了劫来的财物,甚至还有一些女人穿的衣物,上面沾满了斑斑血迹。根本不用问,就知道这一群人刚刚到底干了什么,可是对于这一切,傅尔丹都丝毫不在乎。

    傅尔丹从来都不是那种爱民如子的将领,可以说为了胜利,他愿意去使用一切手段,哪怕是遭到万人唾骂也在所不惜,正如同傅尔丹当年拦下康熙的惊马时的情景,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甚至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傅将军,这里离武昌只有二百里路,以傅将军当下的行军速度,恐怕需要五天左右才能抵达城下。”

    黄如松脸上带着笑容,他眼看着傅尔丹旗下的清兵杀掠自己的同乡,却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甚至脸上还时时挂着笑意,以迎合傅尔丹这些大人物的欢心。

    “嗯,你放心,等我打下了武昌,一定会为你向圣上请功!到时候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傅尔丹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意兴阑珊望着远方的废墟,低低叹了口气。

    傅尔丹不是在为这些受难的百姓而叹气,仅仅只是因为那个人不在,他最不服气的那个对手,那个被世人吹捧为将星下凡的年轻人。只有击败他,彻底杀死他,才能向世人证明,谁才是天下第一的大将军。

    不知何时,从黄如松身边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他跪在了地上,将额头死死贴住地面,声音有些颤抖。

    “启禀大将军,小人愿以身价性命求得大将军一件事。”

    “何事?”

    “小人愿亲自手刃宁忠源及父子二人,以报家父之仇!”

    说道最后,那年轻人抬起头来,正是当年的抚标参将陈礼之子陈世恩,他脸色微微涨红,咬牙切齿道:“若不是当年我父早已知晓宁贼有不轨之心,又岂会遭人暗害?”

    “这二贼暗害我父,又想迫害于我,所幸我舅公早年间名声不显,与我家少有来往,后来便小人接了去,这才保住了小的一条性命,苟活于今日。可是小人不敢忘记此仇,还请大将军成全!”

    傅尔丹笑了笑,这种小人物的报仇故事,对于他而言实在是见得太多了,他可没啥兴趣去听。至于将宁家父子交给他来手刃,那更是不可能的,除了当今皇上,谁还敢在此事上多一句嘴?

    “此等国事岂是你等粗鄙之辈能妄言?来人,掌嘴!”

    随即便有一名侍卫,手里拿着一个竹板,将陈世恩按在地上,噼里啪啦抽了十下,这下却是将陈世恩的牙齿都打了个干净,一张嘴全是血。

    黄如松被吓得连忙跪在了傅尔丹的马前,一边搧着自己的嘴巴,一边讨好道:“大将军,我这外甥孙实在是不懂事,倒惹怒了大将军,是小人的过错,小人愿意捐献白银千两,米谷三百石,还请大将军大人大量,宽恕一二。”

    “哼。”傅尔丹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便驱马离开了此地,这就表示同意了,黄如松也算是个机灵人,便立刻将陈世恩给带了回去,延请医师医治,当然这一面的米谷银两也不敢怠慢,连忙安排人送到了军中,只是这么一来,却是心里后悔莫及,早知道如此,这陈世恩不救也罢,心里便对这个外甥孙更是厌恶了几分。

    傅尔丹在咸宁待了三日,进行了简单的修整,便一路向武昌进发,经过了多日的大战,此时的傅尔丹兵力也不过只有五千五百人,若是寻常想要拿下武昌自然是不可能的事,可根绝他得到的消息,此时的武昌城内空虚,所有的守军都被宁忠源给带了出来,在前几天的大战中损失惨重,此时的武昌空有坚城之名,却无实际的防守兵力。

    因此现如今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若是能够把握住,恐怕能够一举拿下武昌,没有了武昌的复汉军,不管先前怎么蹦跶,可最终都是一条被抽走了骨头的蛇,再也做不出什么威胁了。

    傅尔丹想到这里,心情亦是振奋无比,便抓紧催促军需官,速速将这段日子的粮草征集补充完毕,便又抓了数千名壮丁,押着物资一路北上武昌。

    .............................................................................................................................

    武昌城,先下是人心一片混乱,尽管复汉军将消息已经是封锁得死死的,可还是有人将楚王负伤的消息传了出来,还有人说什么楚王已经死了,现如今秘不发丧,是等着世子回来继位呢。

    这些传言都传得似是而非,却也能搅动人心,不少人都属于那种墙头草的,见得复汉军势大便想着蹭些油水,现如今看到复汉军又是种种不妙,心里便又想着划出界限来,人世间所谓的人心冷暖,倒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楚王府里的气氛是一片冷肃,下人们都不敢大声说话,尽管一些人偶有猜测,却也不敢表现在面子上,端茶递水时的表现与往常一般无二,这也是因为现如今的楚王府,也不一样了。

    在目前的楚王府里,有两个主子可是惹不得,一个是老太太,那是久经风雨,不说话都能给人压迫感。另一个是指的刚入门没多久的世子妃崔姒,而不是真正的楚王后。

    毕竟楚王后的性子软绵,不太爱管事,平时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大家伙也都是敬着她,心里却没有多少畏惧。

    可是世子妃崔姒却不一样,她原本就家学出众,后来还曾帮着宁渝一起处理过军内的文书,作风干练硬朗,寻常的问题可是难不倒她的,而且楚王后对她也是颇为看重和信任,便将府内的大大小小杂事,均交给了世子妃崔姒,样样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因此在府里的威望日隆。

    “早先跟你们几个说过,这给楚王爷的汤药,要先经过三道复检,今日却只有两道,缺的那道自己去府里领罚去。”

    “是。”

    “过会我亲自侍奉老太君的晚膳,你们备些清淡好入口的,记住了?”

    “是,奴婢们记住了。”

    崔姒穿着一身素淡的宽花边的小袄,外面系着一件五彩夹金线的斗篷,整个人的气质显得极为高雅,只是做起事来却依然保持着雷厉风行的模样。

    自从嫁给宁渝之后,崔姒便一直在向着一个贤妻良母的方向去努力,只是相较其他人,她时常对自家丈夫在外打仗也颇感兴趣,常常会写信给宁渝询问一番,若是战事顺利,则心里也会高兴三分,战事不顺,则还会在信里宽慰宁渝一二。

    只是少女新婚燕尔,就面临着长期的分别,倒让心里多少有了几分委屈。

    “这个冤家,也不知到打到哪里了,这些日子竟然连个信件都没有了。”
伐清1719》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shuku.xy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